新疆培训中心应届毕业生反驳西方传闻

教育科技网 刘洋 2020-10-31 20:41:37
浏览
Nurimangul Obulqasim,毕业于和田县职业教育与培训中心。

Nurimangul Obulqasim,毕业于和田县职业教育与培训中心。

新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的一些毕业生在中心里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生活,以反驳西方媒体的谣言和诽谤。

问题1:我想请已毕业的受训者分享他们对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的看法,并告诉我们他们是否受到“酷刑”?一些海外媒体声称:“这些学员被迫进行肾脏和肝脏切除手术,而女性学员被迫进行消毒和剃毛”,那么你们中有人被迫进行这种手术切除手术吗?这些说法是真的吗?

答:我的名字叫Nurimangul Obulqasim,毕业于和田县职业教育与培训中心,现在是Langru乡Yapchaliq村的妇女事务主管。作为一名受过培训的学员,我认为我是最有资格讲授该中心状况的人。刚进入中心时,我看到了整洁的建筑,美丽的花园和草坪,宽敞明亮的教室,每间教室都配备了多媒体教学设施,极大地促进了我们在课堂上的学习。宿舍还配备了电视,电风扇和浴室。

在中心,我们从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有六节课,内容涉及该国的通用语言,法律,职业技能和反激化。我们可以联系我们的家人,享受周末以及全国法定假日。周末回家时,我们可以自由参加合法的宗教活动。我们的课余生活也非常丰富多彩。我们设有图书馆,娱乐室和针对兴趣的班级,在那里我们学会了跳舞和唱歌。我们经常组织体育和文化活动,例如篮球,排球比赛和艺术表演。

中心内有一家诊所,每天24小时值班,因此,每当我们头痛,感冒或其他任何疾病时,我们都可以去看医生。我们在中心接受了定期的健康检查。我们在那里的习俗和习惯得到充分尊重,学校食堂每天免费为我们提供各种营养丰富的清真食品。中心从未发生过任何虐待或体罚,更不用说残酷的酷刑了。老师像我们自己的家人一样照顾我们,生病时也非常照顾我们。他们还准备了美味的蛋糕,并在生日那天向我们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至于一些西方媒体的说法,即“这些学员被迫进行肾脏和肝脏切除手术,而女性学员被迫进行消毒和剃头发”,这些都是谣言和诽谤。我从未摘除肾脏或肝脏,现在非常健康。这些媒体从未去过任何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也从未与我们面对面交谈过。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弥补这种谎言。太荒谬了。

老实说,我去过任何其他学校都没有比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更好的了。在那段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从那里的老师那里得到了热情的照顾。我不知道如果我不去中心会怎样。中心是通过教育和康复使我从悬崖边缘救了下来,从而拯救了我的家人。

问题2:众所周知,中心的受训人员是在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下犯有轻微违法或刑事罪行的人。有没有能告诉我们他们如何受到宗教极端主义影响的见习生?他们现在对宗教极端主义有何看法?

答:我叫Mamattursun Mamat,毕业于于田县。那时,我是一家水果摊贩,在各种各样的集市上交易,过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直到宗教极端主义改变了一切。

那时,我结识了一些给我一本书的人,书中写道:“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阅读并不断告诉我“不要与汉族人做生意,因为他们不是穆斯林”,“我们穆斯林必须按照伊斯兰教法和伊斯兰教义行事,不应该遵守国家法律”,“真正的穆斯林必须明确地与非穆斯林区分开来”,因为“非穆斯林是天主教徒,我们不能使用他们生产的任何东西;只有通过圣战驱逐他们,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穆斯林并去天堂享受美好的生活,否则,我们将“下地狱”,“妇女应该穿上睡袍,遮掩自己,千万不要在公共场合露面”。

后来我相信他们说的话,并按照他们讲的“标准”过着生活,就像被迷恋一样。我拒绝与汉族人交谈,拒绝与他们进行任何往来,并不想看到汉族顾客进入我的商店。结果,我的生意越来越差,而且变得脾气暴躁。我的所作所为也影响了我周围的人。我不仅整日沉迷于宗教极端主义教义,而且还不断告诉我的亲戚那些极端主义思想。我强迫我的妻子穿上睡袍,并禁止她听音乐,唱歌和跳舞。我的妻子不能忍受所有这些,所以她经常和我吵架,我们几乎要离婚了。我以为妈妈做的饭不是穆斯林,因为她一天没有做五次祈祷。我还没有 吃了她将近一年的东西或去拜访她。我的亲戚和朋友担心我的行为。

在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我学习了法律法规,国家宗教政策和宗教知识。渐渐地,我开始了解真正的伊斯兰教是什么,并认识到极端主义的丑陋面孔。伊斯兰教教徒相信他们的友谊,和平与正义,而那些宗教极端主义者则在胡说八道,并要求我们将非穆斯林视为我们的敌人,甚至还撒谎说:“如果他发动对付卡菲尔的圣战,他们就可以进入天堂”。现在,我意识到极端主义者把我当做大炮饲料,他们无法形容的真实目的是在我们与其他种族之间制造冲突和仇恨。如果我没有去过中心,我可能会被更深地毒死并成为恐怖分子。现在回首,我为可能的后果感到恐惧,并对自己的无知感到遗憾。

现在,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极端主义。我和我的妻子已经组成。我们比以前更加亲密,彼此相爱。我的父母也原谅了我。我开始了新的生活。在中心,我学习了该国的通用语言和手机维修技能,并以此开设了一家手机维修店。刚开始时,我没有钱来创办自己的企业,但是社区工作者在了解我的业务计划后就帮了我忙。我通过担保人获得了10万元的贴息贷款,解决了我的问题。现在,我在县城的大街上有一家电话维修店。我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元,我的生活越来越好。